<%@ Master Language="C#" %> 与一种情绪重逢

与一种情绪重逢

    重要的节点,是时间之轴上的一个足印。只是这个足印塑在哪一个空间点上,就有了神秘的色彩,这色彩没有人知道。

    没有人知道。那是坐在车上,穿过繁华的街道,不知从何处落下一片云的影子,有阳光的温度,也有风的快意。我望向远方,远方有很温馨的风景,本来就像那静静的湖面,只是映着淡蓝的天空,和就在那里左右漂泊的风筝。于风于水,走入视线的一切,也就有了色温。

    一叶扁舟,停泊在有些微浪的岸边。那美丽的木棉树,红色的花朵,笑在树端,飞在空中,落在绿地,浮在鱼边。她的笑声从身后传来,像一个调皮的孩子,确实,她就是一个孩子。红色的衣服与红色的脸颊,来的时候,如朝阳,走的时候,像夕阳。相同的红色,走进心里,走出视线。呆呆的目送,静默在有些微澜的小舟之上,昨天的风,吹来,吹去,木棉树守在岸边,拂晓。

    小鸟在树上叽叽喳喳,树的名字并不重要,小鸟在扑腾着自己的翅膀,能够在一棵树上,洒脱的过分,是小鸟的故事。每一个章节,都像是涂鸦,涂鸦是小鸟的权利与最美。当我把目光从小鸟的树上移开的时候,我走向了另一棵树与树之间的空地,那里什么也没有,什么也没有的空地,也许是新的章节。

    章节,像楼梯,拐着弯的往上。我信步,转着往上。一步一步,绿色的杨柳,轻声;晓风残月,最动人的景致。湖面悸动。

    一叶小舟,撑篙的少年,青春痘上滚动着汗珠,红润的脸庞是天空中飞过的虹光,我还没有看清,那舟尾的藤几上,倚着一位少年,还是养着一盆鲜花。那花的名字,我似乎是记得,只是因为一阵风,擦肩而过的一阵风,就异样了时间之流,熟悉的一节,也竟回到了陌生。就像拐着弯往上的时候,在下一个弯道上感到遗失了那抹斜阳,只剩一黛远山,守着发黄的落日,于水云之间。

    走过了树与树之间的空地。坐在小鸟的身边。他在树的枝头,没有选择茂密的枝叶,就是在梢头,茫然的歌唱。那笑靥在一阵风里,如回旋清波,来得轻快,散落一地。寻找,与小鸟一起,攀上树梢。天空的下面,是一棵又一棵的树。在掠过木棉花的时候,一声清脆的有点远又很近的有些痘又弯了眉的有些突兀有些掩饰有玉兰香有牵牛白的有些亲切又有些客套的沉重又轻盈的空谷叩问,让那山涧里干涸了的小潭泉眼,温文尔雅中渗出了水线。

    水线,可以连起来。起来的,不仅仅是被尘土轻覆的芙蓉,还有闲云野鹤般的鱼。水线,水仙。

    充满诗意的重逢,从岁末到岁初。周而复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