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aster Language="C#" %> 与你为邻

与你为邻

君子


常常想起初唐才俊王勃,滕王阁一序而成绝唱。然令我对他犹感敬佩的倒不是那“秋水长天”的佳构,反而是那句关乎歧途别远的祝福: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幸哉!知己,与你为邻,必成人生胜境。

俗话说,人生得一知己足矣,可见知己难遇。遥想三闾大夫,披发行吟,哀叹“举世浑浊而我独清,众人皆醉而我独醒”,其内心深处,一定充满“知我者其谁?”的追问。而《蒹葭》之中,一水之隔,上下求索,终不得见,这茫茫秋水,映照的一定是知音难觅的戚色愁容吧。陶渊明的菊花篱,陆游的梅花驿,唐伯虎的桃花坞,诗人寄情于花,或淡泊,或哀怨,或放荡,无言之中,蕴蓄的是“不我知”的感喟:我的知己,你在哪里?正契东坡词意: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魂归何处?有谁相伴?清照“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是人生孤独、兀自寂寥的注脚。

知己无求,必是不幸,倘若觅得知音,却不能保持邻里般的恰当距离,或远如仇敌,或近似胶漆,都是大不幸。三国时代,周公瑾与诸葛先生文韬武略,才情相协,若无孙刘之争,两人之谊一定如高山流水,美仑美奂。可处在乱世争雄的时代,他们以邻为壑,丢失了知己至交的方位。而一代女皇武则天,集美貌与智慧于一身,以红颜知己而得君宠,但她最终是“近”乎失“礼”,坏了朝纲,乱了天下。以史为鉴,就算你是知己,也应该保持合适的距离。

以知己为邻,才是最美的风景。刘关张桃园三结义,固然是传奇佳话,但诸葛亮与刘备之间的知己之情,邻里之度,一直到后主继位,相父并称,真如邻家翁媪,令人羡慕。东坡与张怀民信步承天寺,月色皎洁,化解谪后闲愁,夜游赤壁,悟出人生旷达之境;与佛印的智语禅机,儒佛为邻,更成人生妙境。至于范仲淹《岳阳楼记》雄文一篇,包含了对滕子京的殷殷劝勉,作为知己,又恰似邻家兄长,抚肩倾耳,关切拳拳。陆游《游山西村》中描绘的一幕:从今若许闲乘月,拄杖无时夜叩门。知己人生,有此境界,足矣!

此时想起了赵师秀的《约客》:黄梅时节家家雨,青草池塘处处蛙。有约不来过夜半,闲敲棋子落灯花。人生如棋,知己似客,相约是缘。知己啊!你远在天边,近在咫尺,如梦如邻,让我心中的灯花哟,虽然只是小小的一朵,却能温暖一生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