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aster Language="C#" %> 与南师

与南师

【南师作古,是学界大事。故录去年国庆读书心得一篇于此,以慰情理】

中秋,家长朋友赵生赠我一套《南怀瑾全集》,一直摩抚,苦无时间啃读。终于到了国庆长假,才抽其第四卷,读其关于道教、密宗、静坐、禅宗、长生不老等内容的论述。并与以前练习气功、学佛读经的体会进行梳理,感觉通达了很多。一方面,关于南师的人生经历,颇感震撼和敬佩;一方面关于学问的功夫与体悟。

关于南师的学问之路,我简括为:
因武入教
由教证心
从心会学
自在而成
教,即宗教。南师因武术一端,遍求高人,顺对道家一派有目亲见,这非常难得。后习密、佛,并于“僧”境之中研习中国的历史文化,这尤其难得。当教义拂正法心之后,再把修炼的心得与宗教的密义,中国古老文化的学问融会贯通,最终以自在之身成文化的播者。在这个过程中,“教”非常重要,就如我们现在做教师,授学业,如果没有一点宗教的信仰,功德的用心,就非常难了,至于“会学”就更为遑论了。

□关于“静”坐。“静”其实很简单
我从小就习练丹田气功,没有师傅,完全是从某杂志上抄来一段丹田气的法门,然后半夜起来偷着练,应该是上小学的时候,有一回到荣家湾(岳阳县),在地摊上又买了几本点穴、气功、按摩之类的书,于是又把采气之功做得更丰富了,还有运气打砖、树等,甚至还有开天目,我也尝试过。那是因为一次在同学家看到一个有道之人在用气功给她妹妹开天目,当时给我很深的印象,于是自己也练起来,但最终是失败了。直到看了南师关于静坐方面的论述,才认清过去许多做法其实是堕入旁门了,有些是意识心理作用,与气无关。我之所以认为静坐很简单,就是要在静坐时抛弃一些欲念,包括功利的,只是休息,让身体放松下来就好。所谓自然天成,法天之道。这几日,又开始坐,感到能够静下来,而且静坐时不再意念太阳,只是意守着丹田。如果说“静”坐很难,其实是难在坚持。

□关于过午不食,即“行”
做任何事总是要做一做,试一试,才会有体悟,听其言,观其行,方能得其真。自从与沈生结识以来,他关于佛学方面的“行”对我启发很大,也让我开始涉足其中。他送我一本净空法师的《认识佛教》,我有所体悟之后自读六祖坛经,认识到自在的力量,于日常的功利也看淡了许多,勇气也就增加了。后诵心经,对空无又有了一些体会,但都很零碎。自阅读南师关于这方面的论述后,发现儒、道、佛许多道理是相通的,也即尊重法理,但不要被法理所拘,反失其主。对佛的研究与求证,有时也会产生不安静心,会复杂其道,会说不清楚。但事实上,就是一种坚持,把它变成一种生活。比如过午不食,我这几天主要是过午少食,食多食少不重要,关键是能否“行”之如一,以此警戒自己。在这个社会,有许多诱惑,有些也很美丽,但要结善缘,勿用恶欲。而行道可以修身正心。
说到“行”,南师也提出了许多佛道的问题或课题,确实是值得研究,真是的利众生,但现在都被视为末途甚至是邪魔。然而要研究又要有相当深厚的学理和丰富的经验,真希望自己能够努力做,在某一领域有所创造和推行。这也是行的一面。


□关于“三理”,医理、命理、地理。这三理之中,命理我涉猎不够,不会算;医理也在学习中医入门读本;地理方面接触过一点,但不通。读南师的论述,对学人提出了这三方面的要求,我想也应该试着做一做。


□学习的迷障。有些学问似乎已经形成既定的调子,或被否定,或予不理,如密宗的神秘力,道家的神秘力,包括人的第六七八识,都被长久的搁置,这些方面要走得更远,必须扫除一些既定的障碍,不能简单视之为迷信。


写于2011年10月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