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aster Language="C#" %> 关于“皇者之声”的审美

关于“皇者之声”的审美

 

 

(注:皇者之声,是芬兰的乐队组合,三男二女,没有乐器,全凭人声来营造乐队的感觉。2007114日晚在市民中心礼堂举行了专场演唱会。)

 

听演唱会,让一个普通的夜晚变得生动。

夜晚,有时候就像一张纸,也可以被描绘得很有意思。当夜幕降临的时候,西天的云彩让位给初上的华灯,有些人正风尘仆仆的往家赶,所谓“稚子候门”,和谐的天伦之乐,在笑声中弥漫。有些人正欣然下楼,春风得意,又是一个沉醉的晚上。

享受夜晚的审美,应该是在“闲逸”的时候。有些人会选择在晚上走一段山路,透过摇曳的高枝,看到一轮明月,于是赏月的雅兴会让锻炼的汗珠有了诗意;有些人会绕着银光点点的湖面信步踱行,那趁夜泛舟和垂钓的逍遥过客,给平和的心绪渲染了一种古典的美丽。静美成了夜晚审美的主题,白日里的风景遗落在疾行的衣袂之间,只有减速的身影和缩小的视野反而拓展了智慧和境界。事实上,多数时候夜晚的审美也是被动的,如果没有触发,微风习习,也只能是一地落花。

而坐在豪华礼堂的红椅上,听(或者叫看)演唱会,是对静美的一种补充。

市民中心是亲民的大写意,白天远观,蓝天白云,大鹏展翅。夜晚近看,灯火通明,大气高贵。虽有警卫值勤,但也能让大众轻松自然地走进,北欧著名乐队在此演唱,也不再是某些人的独飨,审美在日益现代化的深圳,渐渐踏平了传统的隔离,变得大众化了。

尽管如此,还是要看到人们在现代审美中的一些困惑。Club for five 是一个洋人乐队,他们的表现符号是英文音符,所以绝大多数的听众更应该叫“看众”才对,那些近乎疯狂的表演,和台下发出同样是近乎疯狂的尖叫让我感到茫然,这其中究竟有多少东西实现了交流,“疯狂”是基于一种什么样的碰撞,有时候台上的演唱并未真正结束(只是人家短暂的息声),台下却响起了掌声,此刻其实令很多人感到尴尬,最后,大家都是根据灯光的明灭来判断表演的始终。有时候也夹着一些不愿意让人窥出的虚伪。尖叫是出于礼貌还是出于审美,我不太清楚。我只能说,我很努力地去感知发生的一切,包括孩子打瞌睡。还遇到了一位好友,他正举着机器拍摄。

出来时候,已经10点,还赶上了公交车。如果放在平日,孩子已进入梦乡,我正对着电脑敲打着岁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