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aster Language="C#" %> 城居文化

把构建现代城居文化作为打造文化强省的新支点

 

深圳   陈正君


 

  改革开放三十年,广东经济发展已经形成特色和规模,新一轮的发展正在启动。但是,文化领域的发展相对比较混乱,传统文化与现代文化没有形成融合,甚至还存在矛盾。随着现代经济的发展,在传统农业与近代商业基础上形成的粤文化要想发展,非常困难,更谈不上文化产业化,也形成不了新的经济增长点。因此,打造文化强省在经济条件初步具备的形势下,成了一个必须加快发展的领域。

  打造文化强省,要改变从前单纯追求经济效益而采取的借鸡生蛋的老办法,引入港台或西方文化产业来拉动,虽然开放搞活,繁荣了文化市场,但自己的文化没落了,文化产业没有独立,没有规模,没有品牌,已经落后于上海、北京等文化强区。因此,面对今天的形势,不能一味地恢复潮州或客家等地域文化,应该着眼于未来,特别是城市的发展预期,把构建现代城居文化作为文化强省的新支点。

  就香港而言,“港人”实际上已经成为一种新文化审美符号,“港人”的文化内涵源于广东的地域文化和殖民地时期西方现代文化的融合,这个文化符号更具有现代性、城市性、国际性、文明性。广东文化不能只限于岭南文化,应该超越地域文化的区划、传统的印迹,而应该多一些现代的元素,以适应广东未来的发展。提出“城居文化”这一概念,主要是为了开拓新的领域和方向,因为文化的本质是为了人,文化首先要为人服务,成为广东人栖居的家园,然后才能形成一方之文化,文化的实用与审美是可以兼顾的。但是,我们必须明确,文化强省首先是满足人居的需要,这一点,多数时候被遗忘,最终文化也成为一种空谈。“港人”的自律、民主、法治、开放,都是从港人利益出发,这种以人为本的城居文化建设非常值得我们借鉴。

  城居文化建设必须注重现代性。现代性是一个全新的领域。首先,科学、现代、利民和可持续的城市生态基础建设是城市外在形态的体现,这一点,一定要注意传统与现代的融合,不能偏重于某一方。当然,就外在形态而言,现代的成分应该多一些,传统主要是在于人的生活方式与基本价值观念。城居文化的现代性非常重要的一点是管理的现代化,这里所说的现代化不仅仅是信息化、网络化、自动化,更多的是公正、公平、透明,管理机制的现代化,这一方面特别依赖于市民素质与生活品质的提升,法制的健全、民众的参与,思想的开放等都是需要重点培植的。因此,现代性的培植还要抛弃、改革一些旧的文化传统,由于传统的根深蒂固,有时候祛旧也变得非常艰难。如果文化强省没有相对高素质的民众,这种文化也就失去了发展的根基,成为空中楼阁。

  由于广东经济发展不平衡,地域之间的差异很大,一些地方非主流的不良风气(长期以来形成的所谓的地域文化)甚嚣尘上,使得广东的文化建设差参不齐,发展较好的各自为政,自成一套,不能形成合力。所以,城居文化的建设一定要考虑地方差异。以一线城市的城居文化建设为轴,初步形成网络,并辐射到相关地域。文化的分界有时会超越行政区划,所以打造文化强省要求整体布局、统一方向,又要强调特色,以人为本。在深圳、珠海、广州、港澳等发达城市(区),发展现代化程度较高的城居文化,如市民文化、公共管理、社区文化、文化产业、尽快形成规模、促进城际交流。城市周边地区可以发展传统文化、旅游文化、生态文化、工业园文化、大学城文化。乡村的发展不能简单的城镇化,从建设城居文化来说,乡村的原生态,田园化是城居文化的重要补充,这种差异更能突出城居文化的特色与功能,城居文化中必须有田园化的内容,这一点一定要引起足够的重视,否则,城居者会失去诗意的文化生活。

  近三十年的发展,我们确实取得了很多伟大的成就,但是,地区间的差异很大,有一些落后地区还很困难,不仅仅是经济,教育问题、人口问题等都成为打造文化强省的瓶颈,必须在较快的时间内有组织地强力推进文化建设的举措,广东人的素质不上来,文化就上不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