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aster Language="C#" %> 省骨干教师培训随笔12篇

省骨干教师培训 随笔12篇

1、三位一体
由高校、机构、名师共同打造,高校负责理念,机构负责组织,名师负责实践。高校的理念要科学,正确,从实践中来,可操作性强,符合我们的国情。机构要有一定的行政能力、组织原则与执行力。名师要是理论与实践皆有一定水平的热心者。三位一体虽然是省教育厅推出的卓有成效的培训设计,事实上,任何学校,甚至于个人也可以实施。
在一个学校,培训的方式比较多的是蓝青工程,结对子,师傅带徒弟的方式,关系没有理顺,效果不明显,看来是机制上不健全造成的。在学校也应该有类似于高校功能的学术研究系统,这种系统不是实践活动的总结,而是纯学术、理念的研究,可以争鸣,可以实验,要紧跟时代,把握教学教育的理论前沿和动态。这一部分学校做得很少,过多依赖行政主管部门的文件,某些教育科研官员的观点,没有培养出自己的智库精英。在一般的培训过程中,过分依赖个人的自觉性,没有从机构上来用力,组织显得松散,看似热闹,没有实质的东西,评估也是凭印象。当然,这是管理层面的事情,需要改革。至于名师,学校的名师意识淡薄,教师的专业成长没有本校特色。铁打的营盘流水的教师,这本质上是源于对教师和师道文化的不尊重,使得一个学校没有文化底蕴,教育没有底色,所以传承什么,不清楚,意义也不大。人与人的竞争,导致一些人为的壁垒,障碍不能打破,传承成了一种形式,有头无尾,内容匮乏,乏善可陈。因此,三位一体的培训模式值得学校借鉴。
就个人而言,也是非常有意义的,目前来说,骨干教师的经验、教训积累到一定程度,特别需要理念上的突破,进而形成自己的风格,有一定品位的风格,所以加强理论学习非常重要,一直模仿照搬总不是长久之计。一般而言,教学自信是拥有自己的风格之后,而对于教学教育的理解,个性化的理解,显得尤其重要,这甚至可以说是一个教师的立业之本,因此,加强学习,终身学习才显得特别重要。这里涉及一个问题,加强学习,学什么?一个字,“虚”一些,离专业远一些也没关系,哲学,伦理等。我国的传统经典非常好,要抛开成见,打开这扇窗,让智慧的阳光普照。
人啊,改变自己是非常难的,这也是人性的弱点。培训是刚柔并济的教育,可能是他育,也可能是自育,外力有作用,但更应该是内化,骨干教师要有这种“格”,否则,就难了。

(10月15日,聆听省教育厅副调研员黄忠《夯实中小学骨干教师成长之路》专题讲座之后记)

2、前瞻
前瞻是一种高深的能力。一般而言,从经验来说,前瞻的可能性是建立在一定的经验上的。这也是多数人在一定的教学经历之后就不再拓展的原因所在。在相对稳定的格局里,最佳方案是什么,已经成为一个人经验的自动选择,不必前瞻,一切都在掌握中。'但是,有一点,如果各种关系之间的平衡发生了变化,我们之前形成的前瞻力是否还会有效,也即,经验的东西会否成为一种障碍,使我们眼前如有叶障,不见真山。所以,外部世界带来的种种变化,如何去把握,如何去寻找其发展的规律?以期实现五到十年的前瞻,预测变革方向,这就需要我们加强理论的学习,哲学的学习,心理的学习,政治与文化的学习,并且能综合整理,作出有价值的预测。看不到这一点,我们的行动就会停止,甚至滞后,被动,不知所措。
前瞻带来的一定是行动的改变,如果知行不一,那前瞻也变的无意义。所谓信,解,受,持,这些勇气是源于经验,源于智慧,源于直觉,或者是这些要素的综合。然这一切都是学习的结果,学习是前瞻的必由之路。
前瞻的阻碍来自哪里?更多的还是自身,所谓人生,浮沉其中,荡然无方,既有成法,何必求变。这些会成为束缚,限制我们去探索,去适应,去改变,去营建。骨干教师,不宜如此!

(10月16日,聆听华师文学院王政忠书记《教师的教育使命与专业成长》专题讲座之后记)

3、课程
课程如土壤成分的构成,土质不变,种植的方法再怎么变,也长不出什么新的东西来。所以,教法的改革已经到了极至,而课程建设的改革与创新,显得尤其重要。
目前,我们主要抓的是课堂教学,各种方法,形态和效能都是从抓课堂入手的,这个切入点好操作,有利于教师与教育行政部门拿捏。但对学生有利与否,表现得不突出。如果从课程方面来抓,则是打破了课堂中心,教育资源会更丰富,不同类型的课程才有可能被调动起来。这是一个值得我们教育工作者重视和开发的点。学科课程,活动课程,综合课程,核心课程,都源于一种教育理念,理念的格局非常关键,这是一个突破的点,应该说,现在机会成熟了,不改不行了。信息网络时代的到来,翻转课堂的出现,传统课堂的地位下降,让位于一种综合的教学教育管理系统。教师的功能也会因为课堂的弱化而在一定阶段被冷落,这必须引起我们的警惕。可能有可能会不断强化考试,人为制造紧张以达到巩固自己地位的目的,这看似合乎情理,但不是长久之计,总是会被攻陷的。
因此,还是要在课程建设方面下功夫,找到自己在课程系统中的最佳位置,也就是说,骨干教师的发展应该是成为某一种课程的专家,而不仅仅是课堂里的能手。因为,随着年龄的增长,课堂优势会被夺走,易手,留给自己的还有什么?所以,对于教师的评价,将会指向课程,值得期待!

(10月16日,聆听陈建伟专家《语文课程形态演变与语文学习方式的革命》专题讲座之后记)

4、真
语文中的真,一直是一个值得探讨的话题。这涉及到语文的定义,定义是根,是一切的起源。不同的定义会对“真”产生不一样的理解。这是一个发展的过程,随着时代的变迁,随着各种语言哲学和教育理念的转变而有新的诠释。语文的定义,还是字面上的内涵之争。语字没有什么问题,即语言。然文就很多的解释,有确定的文字,也有据此打开的文章,文学,文化,甚至文明之说。这个根上的问题不扯清楚,大家都不罢休,有些还引入西方母语的教学理论、目标、方法等,但众说纷纭,莫衷一是。
现在关于语文的概念,又回到了语言,文字,文章上来了,文学的比重淡化了,这或许是下一个改革阶段的语文定义之“真”吧。在此,语言,文字,文章,文学背景下的语文教学,必然又要提到“虚构”的问题。记叙文能不能虚构?现在语文教学一线存在分歧,多数人认为可以,这是应试功利下的产物,真实的问题是,虚构有了巨大的市场,而且大行其道,久而久之,连“生动形象”也成了一种虚假的构成,本来是好的东西,走了样,学生内心并不接受。其实,生动形象本身没有问题,只是这些发生在不应该的叙事中,使得修辞状态模糊了真实与虚构的界线,造假成了一种必须接受的“真实”,这种情境,学生从道德上不愿接受,并漠视作文,进而鄙弃语文的价值体系。
现在拨开文艺,文学之雾,回到准确真实的语境中来,从修辞状态中清醒,真实,真理,求真,认真,将成为语文教育的新常态。

(10月17日,聆听华师文学院长陈少华教授《阅读原理与文本解读》专题讲座之后记)

5、诗家语
诗词鉴赏的前提是大量阅读,大声朗读,大情诵读,大胆仿作,渐渐体会诗家语。诗家语不是静态的,它是一种动态的积淀。它有普遍的规格,更有规格之下的个性风格。
它有自己独特的表达方法,交流习惯。我们可以用诗家语来涵盖其中的种种,鉴赏诗词必须明白诗家话语系统,包括意象,语法,修辞等。
我们在阅读诗歌的时候,要重点关注意象,显性与隐性的意象,不同时期,不同诗人运用意象的习惯与特色。赵执信的全龙与神龙的故事,道出了意象之分与合的关系。便是整体思维,是大方向。神是其方式,诗格之象征。这是一种非常有价值的诗歌思维,点与面始终是能联系在一起的。而如果要写诗,那就要重点关注诗词意象的语法,意象组合是一种语法关系,它与词法,句法本质是一体的,区别是小、大的应用,意象在主题情趣、理趣的指引下,个性的张扬,最终形成一行行各就其位,各尽其用,各展其妙的诗句,因为是诗,故它还要在个性的情况下,尽可能符合诗家语的一贯作风,有一些习惯作法也是一种时尚,或是一种心情,会成为或显或隐的诗家之韵。

(10月17日,聆听陈建森教授《古代诗词鉴赏方法》专题讲座之后记)

附:赵执信《谈龙录》载:
钱塘洪昉思(升),久于新城(王士祯新城人)之门矣,与余友。一日,并在司寇(王士祯官至大司寇)宅论诗。昉思嫉时俗之无章也,曰:诗如龙然,首尾爪角鳞鬣一不具,非龙也。”司寇哂之曰:“诗如神龙,见其首不见其尾,或云中露一爪一鳞而已,安得全体?是雕塑绘画者耳!”
余曰:“神龙者屈申变化,固无定体,恍惚望见者,第指其一鳞一爪,而龙之首尾完好,故宛然在也。若拘于所见,以为龙具在是,雕绘者反有辞矣。” 昉思乃服。

6、法
省实(广东省实验学校)的文言文教学教研非常精致,其问题研究非常有效,不同问题都有应对的策略,并且整合成一种课堂教学方法。
我们在日常教学与应考中发现文言文教学的诸多问题,这些问题一直困扰我们,无论是发达地区还是欠发达地区,文言文的教学困境都不同程度地存在着,这些问题在某些老师那里得到了较好地解决,但仅限个人的经验,没有形成基于问题研究的成果体系。
而省实的工作坊方式的教研团队,用一个“法”字解决了这些问题。他们在追求文言文的教学方向,在本校的尝试和其他地区的经验的基础上,总结出了一套切实可行的课堂教学法,并在日常课堂,区市比赛等场合进行了深入细致的打磨,生成了“以读促讲法”“主问题带动法”“关键词串联法“”活动带动法”等课堂教学法,这是我在几年前到省实听课学到“减字背诵法”之后又一次感受到了这所学校语文教研的精致之美。
除了这些成果之外,其教研采用工作坊模式,以一个骨干教师为中心,配上若干校级优秀教师,加上实验课,模仿课,磨课,赛课,博采众家之长,渐而形成本校文言文教学的常用方法,要求每个语文老师都会这些方法,这种一石激起千层浪的方法不仅解决了长期以来的问题,还建立了学校语文文言教学体系,值得学习。

(10月18日,聆听丁之境老师《“言”“文”结合的文言文教学》专题报告之后记)

7、材
生活在作文教学体系中的师生,处于一种什么样的状态,苦?乐?抑或还有别样的滋味?整体来说,没有什么成功的体验,多数情况下是吃力不讨好,相反怨声载道。
然,有些一线教师默默耕耘十年,积累了大量素材,生动活泼,也渐渐形成了自己的教学特色,一些好东西被整理出来,形成经验,得以传唱。
聚材,选材,用材,创材,无疑解放了现代作文教学困境中的师生。教师是巧妇无材,学生是有心无材,”材”成了作文教学中的“教眼”,以此为中心,组织小、中、大等不同阶段,不同表征的三年一贯的作文教学体系,并通过多轮实践,无论是教学过程,还是应试的洗礼,都可以证明其生动活泼,生活情态和运用语文写心写情,得心应手有机的统一起来了。过去我们确也提到文如其人,人的发展在作文中的重要,但一直没有在实践中找到突破,而教师的视野、个性、追求、坚持,使得作文与做人的关系也完美的统一起来了。所以,不管是什么材,人材的发展也是教育的目的,是作文的本质所在。
因材施教,从初一初二初三三个学段学生特点出发,制定教学方向、方案,综合调动各种有用的资源,使得学生在做人与作文两方面得到循序渐进式的教导,从低到高,由易到难,由短到长、由暗到明……

(10月18日,聆听郑文富老师《初中过程化作文教学研究》专题讲座之后记)

8、问题
课堂教学设计最重要的是问题设计。
的确,在教学目标确定之后,以问题的方式展开课堂卷轴,是比较好的办法。而问题又是一个比较宽泛的概论,提出什么样的问题,其指向性是什么,如何摆放等,都值得研究。
一般而言,提问可分为认知性提问,理解性提问,分析性提问,批判性提问,质疑性提问。类别大致如此,然而如何提又是要讲究的,基本上是从文学与生活的关系提问,看学生的反应。从作者如何看待现实生活中具体事件之类的假设提问,看主题焦点是否把握。包括围绕课文内容设计的简答题。另外,还有提升学生思维能力的理解分析,证据支持,合理推理,连线现实,假设提问等。当然,还有写作,如给媒体写信,实地调查报告,自然日志等。以上问题的提出一定要以学生为中心来设计,阅读能力,写作能力,思考能力,社会能力,矫正能力(这里提出这个词,是为了增强学生的本质力量),与社会对话能力等。语文的基础性作用在问题设计中得以体现。
但是,我们的老师走上工作岗位后,长期居于一隅,社会语境越来越不真实,过去记忆与文化的组合,建立了一个过去与未来的社会,而现实没有了,所以,老师必须步入鲜活的社会,否则,所提的问题就会脱离社会,学生的社会能力特别是矫正能力方面的提升,语文学科无法完成其基础性任务(使命)。

(10月19日,聆听曾湖仙老师《高中阶段课堂教学设计体会》专题讲座之后记)

9、思维
近三十多年的语文教育,就在一个一线教师的教龄之中。
就作文教学现状而言,一位老教师给出的评价是令人汗颜的:说起来重要,做起来难,无序状态。正如戴着镣铐跳舞,结果是舞蹈不好看,没有好结果。
从审题立意、布局谋篇到材料运用、语言文采等,都存在非常严重的问题。在乱相之中,各路教学英豪八仙过海各显神通。其中,争论最多是的套作问题,一直被认为洪水猛兽的投机取巧之法,虽打入死牢,但在高考考场中阴魂不散。
是啊,套是什么,套路,作文的形式,外在的模式,老师们反映,虽然做了非常多的训练,特别是一些表现技法,结构形式方面,更是一年两年,三番五次地打磨,但效果不明显。这个问题,还是要找到理论依据,否则,始终以为是非法的,做贼心虚。
说来说去,套、技、形,其后都有一个思维的范畴,本质上是思维的形式和推演过程。套只是一种随缘说法的用词,学生容易理解。我的意见是:表现手法即语文思维。要从思维方面去理解这些抽谓的套路,如对比、烘托、抑扬、联想都是思维,而且是非常实用的思维,套可以扔掉,但思维方式要印入学生的脑海中,成为其自然而然的习惯。并不是只是为了应对考场作文,然后就可以扔掉了,这说明我们对模式的理解还不够深入。

(10月19日,聆听李存仁老师《高中作文教学探讨》专题讲座之后记)

10、岭南
作为广东教师,必须了解广东文化,作为深圳教师,必须了解特区文化。
广东教师,很多都是从岭北来的,自身的文化主要由两个方面构成,一则是浓郁的乡土人情,即上大学之前的生长地文化;一则是由文化体系构建起来的文化,我们可以称之为理想地文化,这主要是大学期间随着学理一起构建而成的。当外地老师来到岭南后,生长地文化会滋长乡土情结,老乡式的文化圈会逐渐形成,圈子大了,紧了,就会形成壁垒,将自己圈起来,不愿意去改变。
而岭南本地的老师,他的文化阵地也是由这两方成构成,但所谓“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对自己文化的历史源流,传承拓展,也没有太多的兴趣。两种文化会起冲突,自身会有矛盾,盲目自卑或保守排外。因此,基于此,无论是岭南老师还是外来老师,都应该重新夯实岭南文化的历史根基和内涵发展。
深圳有句话叫“来了就是深圳人”。深圳文化应该植根于岭南文化。作为人文学科的老师,必须重视岭南文化的传播。
岭南文化的基本格局包括广府文化(农耕为基础的商业文化)、潮汕文化(以大陆为依托的海洋文化)、客家文化(山区家园的农业文化)等,这些都值得研究,特别是自宋代以来形成的崖山记忆与岭南遗民精神的发掘与光大,则更显得迫切。

(10月20日,聆听左鹏军教授《岭南文学与文化精神探微》专题讲座之后记)

11、目标
新课程改革以来,大家都非常重视三维目标,但在实践中,存在误用、错用、滥用等不良现象。问题主要还是没有对三维目标的辩证关系有一个清醒的认识。

首先要明白教学目标的层次性。宏观层面,国家、学校;中观层面,学年、学期、单元;微观层面,课文、学时。上位目标限制下位目标,二者不是等于的关系,而是全息的关系。一般而言,教学目标要具体,体现课文价值。宏观目标只是原则导向,不能影响课时具体目标。

其次要明白教学目标价值取向分类。如普遍性目标取向,班级授课制,德行教育和知识的传授。行为性目标取向,与工业社会发展有关,社会需要熟练工人、士兵,这些方法类化到教育,形成了学生+社会+学科的课程与教学基本原理。根据结果的分类来设计教学行为,强调能力的培养,认知领域的目标。还有生成性目标取向,代表人物是杜威,强调过程性,阅读教学强调倾听,少作判断,引导内在的东西生长。表现性目标取向,让学生参加活动,在特定情境中处理问题,完成任务,不一定要确定明确的答案和教育目标,每个人都会有不一样的收获。

还要注意教学目标的因素分析。比如课文的多重身份,一篇课文,可以说是某篇文学体裁课文,某类文学体裁课文和文学体裁课文,每篇课文在单元的功能是有所侧重的,以此来确定核心目标,不一定要面面俱到。把一般阅读能力目标和整体提升语文素养目标作为次要的、常规的目标。当然学生的多重身份也要有所认识,他们可能是特定学科层次学生、特定兴趣个性学生、特定学校班级学生、舱室家庭文化学生、特定时代地域学生等。要预估学生对课文的反应,多作学情调查,扬长补短,使得目标有弹性。

最后说一说教学目标的表述。主体是学生,这一点必须铭记。动词尽可能可测量,不要漫无边际。明确产生不同结果的条件,以及具体的表现程度。不要硬套三维目标,目标一般不超过三个,要有核心目标,学生心中也要有学习目标。

(10月21日,聆听省教研员冯善亮《教学目标的确定和把握》专题讲座之后记)



12、 整合
一线教师的智慧是非常美丽的。

我们在日常教学中,除了根据教学计划、对教材内容进行精略讲的区分外,是否还能创造性地提取与整合?我看是可以的,也是非常有价值的。

关于提取,主要是做减法和除法,所谓弱水三千,只取一瓢饮。文、语兼顾,定点敲打,认识越清楚,提取的内容就越简洁精当。教学前要思考:可以教什么(学生可以学什么),最应该教什么(应该学什么),已经掌握了什么(真正不懂),我擅长教什么,用什么方式来教?当然还有课标、阶段目标,文本特质、作者创作意图,文本位置和教学情境,学生的认知水平和发展需要等。

关于整合,主要是做加法和乘法,以特定的目标为中心重新组织课程内容。

小整合:一篇长文,或短文两篇之类,把共性问题整合好,使得教学思路清晰。

大整合:比如诗几首,词几首,或者几篇课文,在比较中磨。这里特别提出,我们现在比较关注学生的思维训练,比较注意辩证思维,但初中学生的思维还是二元对立的,这种思维可以充分利用,充分发展之后再去提升。所以整合特别需要设计带有对立性的问题,让学生充分去“拱”,对文本进行更加充分地对话,充分比较,形成立体的、有力的二元思维。然后发现这种思维的利弊,进而向辩证思维过渡。也可以把单元课文和名著阅读进行整合。学课文、读名著、展小报、写论文、编文集。还可以进行教材与生活的整合。

整合就是一种再读、重读、升读,当学生回过头再读,会有新的理解。即“温故而知新”的发展和创新。

(10月22日,聆听楚云老师《例谈初中语文教学内容的提取与整合》专题讲座之后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