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aster Language="C#" %> 足球,在脚下

足球,在脚下

中国女足输了——铿锵玫瑰凋零了(一种修辞的胜利)!

“慷慨捐身易,从容就义难。”谈起女足的失败,舆论很给力,三教九流,应有尽有。非常遗憾的是,失败的直接制造者与体验者同时也成了失语者,并注定在一段时间里成为沉默者。

我似乎看到,慷慨激昂的看客们,跳将出来,俨然以前赴后继地寻找出路,如同当年寻找民族的出路一样的英姿,指点纵论。浪漫一点,还有酒一樽,茶一壶。

而我,这几日,看国足在昆明的胜利,凌晨起来看国足在约旦的失败,思考老队员李玮锋应对各种批评时的眼神与话语,“希望比我强的人能够取代我。”关注女足的几场奥运会外围赛,关注李霄鹏,这个原山东鲁能泰山将军队(我心中的球队,刚刚在联赛中输给恒大)的英雄,在辞职时说的一句与主题无关的话,“给孩子做出榜样!” 还在学校因大运会而整饬一新的标准场地上开心地踢了一场比赛,膝盖挂花,豪爽饮酒。

当大家都在追问中国足球路在何方的时候,我很从容地感到:足球,在脚下。因为,我一直就很喜欢足球。

从80年代初期开始在电视中看意甲,知道荷兰三剑客,知道AC米兰,并且也开始与少年们一起踢球,春天的油菜地、夏天的鱼塘边、秋收后的稻田间、冬天的雪地上,都有我们脚下的球影。就算到了高三紧张复习的时候,都会在周五下午放学时踢球到天黑。上大学就更不用说了,踢球成了学业之外的主业,记得有一次为了争场地,还与人掐上了。也是在大学期间,与当时的甲A球队——泰山将军建立了深厚了感情,乃至于到了深圳,还是支持山东队。我的速度较快,在比赛中常司职前锋,如果从成长的角度来说,有几个节点值得一说。一是大学的同学对我说,“会回传,才会进步。”从此我不再一味把球带到底线。二是一次系赛时,几次下底传中,都把球传出了底线,对方中后卫就在我传球地点很真诚地教我注意支撑脚的位置,从此我学会了传中,也学会了如何做喜欢足球的人。

尽管我在球场上的位置随着年龄增长从前锋退到前卫,再退到中后卫,但对足球的热爱并没有退。每次学校工会组织活动,我总是非常积极,偶尔也会现场教年轻老师如何回传,如何传中。我在场上很少沉默,总是会大声地喊,我想,既然真喜欢,就应该表现出来。

看到女足姑娘们用青春书写足球人生,一代又一代,做出来的文章却被命名为“玫瑰凋零”,我直接想到了我们的教育,老师和学生,正如足协和球队,奥运会与世界杯外围赛就像中高考一样,足球运动与教育的现状有许多相似之处,当大家都在寻找出路时候,我从个人的足球之路与教育之路上同时感到:

“真喜欢才有真出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