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aster Language="C#" %> 理性的田园
正君
之教

[此文已发表在《深圳信息职业技术学院学报》200002]

       

                                                                                                                                   ——评范成大的«四时田园杂兴»

  

                      

摘要:宋孝宗淳熙十三年,即公元1186 ,范成大六十一岁,这一年,国家不幸,诗人不幸,诗家万幸。因为沉疴少纾的范成大书得«四时田园杂兴»绝句六十首,使古代田园诗的发展,几经波折,终于有了一个新的飞跃,可谓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算是绝唱,亦为终结吧。全诗摆脱了传统田园诗非理性的格套,盈溢着泥土与血汗的气息,开辟了一条理性田园的路,可以概括为四个”,即诗景真实,诗心老实,诗风平实,诗意现实。

 

田园诗的味道,各个时代的品评都不一样,但其发展脉络是一致的:(豳风·七月)→陶渊明王维、储光羲欧阳修、梅尧臣范成大。«诗经»«豳风·七月»是中国最古的四时田园诗。叙述了农民一年到头辛苦劳作,难以自全的生活。但是,后世的田园诗并不源于此,而是从陶潜那里得来的榜样。陶渊明有西园获早稻”,“下氵巽田舍获等其躬耕作苦的诗。然而,致唐代王维的«渭川田家»«偶然作»«春中田园作»«淇下田园即事»和储光羲的«田家纪事»(五古和七律田家杂兴»等建立风气的作品,是受了陶潜«怀古田舍»«归园田居»等的启示,注重垅亩民的安定闲适,乐天知命,内容从劳动过渡到隐逸。宋代欧阳修和梅尧臣分咏的«归田园四时乐»更老实不客气的是过腻了富贵生活,要换个新鲜。钱钟书说,西洋文学里牧歌的传统老是形容草多么绿,多么软,羊是多么肥驯,天真快乐的牧童牧女怎样在尘世的干净里谈情说爱,有人读得腻了,就说这种诗里漏掉了一件东西——,我们中国传统的田园诗里, 也常常觉得漏了一件东西——,地保公差这一类统治阶级的走狗以及他们所代表的剥削和压迫农民的制度。当然,很多古诗曾经写过这种现象,例如柳宗元的«田家»第二首,张籍的«山农词»,元稹«田家词»,聂夷中«咏田家»,但它们不属于田园诗的范畴,只能是以哀田家,刺苛政为主题的乐府诗,或者是政治诗,姑且称之为田园诗的乐府体系。而田园诗不仅要有以农村景物或农民、牧人、渔夫的生活为题材,且诗人往往置身田园,这一点是与同样拥有田园内容的乐府诗,政治诗区别最明显的地方。秦观的«田园四首»只提到了明日输绢租,邻儿入城郭得谷不敢储,催科吏旁午”,没有发挥,整个格调还是摹仿储。«豳风·七月»可以说是农民生活境况的实描,是劳动人民自己的歌谣,它只是拥有田园的内容,还没有注入田园的精神。陶潜的仕途不顺,落迫为垅亩之人。因此,他的田园诗才算是真正的田园诗(就诗体类型而言),尽管看上去隐含几分酸涩,勉强和无奈。但较王、储及后世纵情山水,隐逸田园的有闲阶级,半官半隐之人,更接近田园诗的真实与本质。到范成大«四时田园杂兴»六十首才把«豳风·七月»——田园古风怀古田舍»——传统田园诗田家词»——田园乐府这三条线打成一个结,使脱离现实的田园诗有了泥土和血汗的气息。根据他亲身的观感,把一年四季的农村劳动生活鲜明地刻画成一个比较完全的面貌。田园诗又获得了生命,扩大了境地。范成大就此可以跟陶潜相提并称,甚至后来居上。例如宋代遗老的月泉社的诗、信里动不动就把栗里彭泽来对石湖”,«红楼梦»中贾政的清客就只知道非范石湖田家之咏不足以尽其妙”,也就是说,范成大的田园诗不仅有泥土,还有血汗,他在田园诗处于有闲之士倾洒与淫吟释道玄语之工具的时候,赫然重振,赐予田园诗以新的内容和本质,使田园诗从非理性时代走向理性时代。

范成大为什么能在田园诗中把泥土和血汗融合起来,并摆脱非理性的格套呢?

我们可以从诗这一文体着眼,诗是一种表情达意的工具,诗自«诗经»时代开始,渐渐摆脱其音乐特性,转向文体一面。但是,随着词体的出现,诗的这种工具作用渐渐被取代,词既然可以并且更好抒情,那诗自然就得转为它用了,于是,宋代诗体成了文人表达政见和看法的手段,融入了更多的理性成份,内容现实,法度较严,田园诗也不例外。可以想见,储、王运用诗体描绘田园,目的主要是表达内心的情感,而非描述现实的苦难生活。诗中往往蕴含禅 ,尽管有些诗展现了丰富而又鲜活的现实图景,但那也不是他们追求的境界。到了范成大,诗人的私情雅趣可以在«石湖词»中表达,而现实的观感,对社会的体悟便在诗中流淌。

范成大的仕途很顺利,29岁走入官场,57岁离开官场,几乎 没有遭遇什么罹难,但是,我们不能就此就认为他与有闲阶级那种浮靡、虚假、做作的风气之间存在某种必然联系,要知道,范成大自1126年生到1193年卒,时代特征不乏有二:一则民族矛盾空前尖锐,金兵多次大举南下,肆意侵扰。另外,南宋最高统治者却一味逃跑乞哀,屈辱苟安,终于不惜以半壁江山求得龟缩于江南的残山剩水之中。范成大五岁时,故乡苏州被金兵大肆焚烧抢掠,14 岁丧母,15岁丧父,家境孤贫。忆初学圃时,刀立冒风霜”(«三月十六日石湖书事三首»),似乎曾参加过一点农事劳动,因而对田家生活已有所了解和同情。他29岁以前,过着隐居生活,读书昆山孝严寺,“十年不出,竭立嫁二妹,无科举意……友生御史王公彦光勉之曰:‘于之先君斯尔禄仕,志可违乎?因课以举业”(神道碑)。在此期间,便写下了一些关怀同情农民疾苦的诗歌,效王建的四首新乐府诗«乐府曲»«缲丝行»«田家留客行»«催租行»

范成大为官期间,一身正气,忠心耿耿,体恤民情,深得人心。他一生仕 ,所做的几件大事都是于国于民大利大益的。知处洲时,建平政桥,修通济堰,使灌溉有序,民食其利。乾道年间,上令以绢计赃,范成大上奏承平时绢不及千钱,今绢实贵,当倍时值”,上惊曰:“是陷民深文!”遂增为四千,而刑轻矣,并且命大理减刑。治川时,上书止科籴,淳熙九年,莅建康任,会岁旱,范招徕商贾,捐各夏税,请于上,得军储二十万石赈灾民,苗额二十万斛,救荒安流。他一生礼贤下士,仁民爱物,凡可以兴利除害,不顾难易,必为之”(«神道碑»)。身处官场,能有如此品质,实在难得,这可以算是其田园诗的道德基础吧。如果没有这种德,那么,他的目光很难在农民的血汗之中投下阴影,他的精神家园里就不会采摘到农民的苦果,他的田园杂兴就呈现不出泥土和血汗的气息。

六十一岁的范成大大病初愈,这一年,他想得更多的不是他的病体,依然是国家与人民。他的足迹,曾北抵燕京,南达桂林,东至宁波,西到成都,自称天教饱识汉山川。人生的大部分时光给了国家,到晚年,他也想过隐逸生活,用释氏的禅语点化所处的山林。他善用佛典,是黄庭坚以后,钱谦义以前用佛典最多的、最内行的名诗人。他是有闲阶级,但是,沉疴的缠绕使他不起来。他的田园生活大部分是在与病魔抗争中度过,因此,在与死争夺光阴的时候,他想得更多的应该不是使生命走入虚无,而是更加真实,因此,他的田园诗是他生命尾声中的一曲强音。他把所有的目光盯在石湖,范村,农民与农村生活给予他无穷的养份与灵机,这是他以前所不能得到的。农民对他的尊敬与同情使他能够走入农民的内心深处,这是一片新的天地。此时,他的诗境又为之洞开,平实的诗风自然而成。

«四时田园杂兴»的诞生是这样的。诗人自称,“淳熙丙午,沉疴少纾,复至石湖旧隐,野外即事,辄书一绝,终岁得六十篇,«四时田园杂兴»«诗词杂俎»记载,范成大曾把这组诗寄给他的年抚军和临川学官,毁于火。后数百年,兵火乱离,几经变故,又复归卢氏(兹卷始藏卢氏)。关于这组诗的创作动因,“后之论者乃谓孝宗欲相乎公,以其不知稼穑之艰,命遂中止。公闻之因赋此以见意,盖末知公者也。”(«诗词杂俎·石湖诗集»),显然是后人杜撰,不足为据。这六十首七绝,和诗人前期使金途中写的七十二首七绝,可以前后辉映,相互媲美,是范成大享有盛名的代表作,是他获得田园诗人称号的根据所在。全诗分春日、晚春、夏日、秋日,冬日五组,每组十二首。范成大利用一年的休息时间,创作了这部大型组诗,这在以前的田园诗人是没有的,陶渊明及范以前的诸多田园诗人,创作组诗一般都在十首以内。之所以如此,主要是因为这些诗人对田园的理解过多的沉迷内心,他们不想做全方位的现实描绘,只想借田园抒发他们内心的各种观感或者表达他们的人生态度。其中总 是蕴含许多或佛或道的东西,这似乎已经成为田园诗的格套,非理性的成份使田园诗的思想变得消极,意境有些凄凉,而且文体也趋向简炼,往往以(五言)绝句为多。另外,在范以前,诗人与田园间的关系,一般是诗人主宰(控制)田园,田园只是一块黄泥,任人揉捏,这种物我关系,到范成大«四时田园杂兴»,才为之一变,诗人反被田园左右,成为一名忠实的观众(而非导演),所以他的田园诗才会诗景真实(全面),诗心老实,诗风平实,诗意现实,具有鲜明的理性。

 

                  诗景真实

范成大笔下的田园是真实的。对待田园的自然风物,乡土民情,,他没有做以心观物,以物印心似的挑选,一年四季,时令交接,各有特色,在诗中都有反映,我们可以把他的田园与陶、王的田园以及田园乐府体系(柳宗元、元稹 为代表)作一比较,不难看出,范的田园里主角是民,而陶、王的是物,柳、元的是吏。

范以前的田园诗由于融入太多的非理性因素,往往成为诗人隐逸生活的消遣,他们关注的不是农民,而是其内心,因此,他们笔下的田园主角便注定要脱离田园的主体——民。陶渊明在«归园田居»中着阐释了人生似幻化,终岁归空无的道家思想,“久在樊笼里,复得返自然”,当他对人世之事产生无所谓的消极思想之后,他的注意力应该不会被农人的躬耕吸引,他自己开荒南野际,守拙归园田的土地里,常常是零落同草莽”“草盛豆苗稀。他这种种植水平实在是羞见农人,更何况,农人的处世态度是积极的,尽管是那样的艰苦。这与陶是截然相反的。既然农人的生活不足以表达他的内心世界,那就没有必要成为他田园中的主人了。王维继承了陶的风格,他不需要躬耕南亩,田园只是他的隐逸之所,在过累了仕宦生活(这种生活一般是理性的)之后,找一块虚静之地,寻觅另一种人生境界。正所谓即此羡闲逸,怅然吟式微”(«渭川田家»)。他的田园总是黄昏,月夜,孤村,虚无缥渺,朦朦胧胧。他的山水诗亦可作旁证。如空山不见人”(«鹿柴»)深林人不知”(«竹里馆»)涧户寂无人”(«辛夷坞»),都在追求一种无人的境界。可想而知,“并不是他的人格载体,他心中的明镜是自然”,不难理解,没有人唱主角的田园怎么能成为真实的田园。至于柳宗元«田家»,元稹的«田家词»则往往抓住田园中的一个场面,传达哀民恨吏的情感,至于顾况,李绅,聂夷中,杜荀鹤的有关田家之作,亦脱不了这个主题,内容是狭窄的,片面的。范成大并不是为了过田园生活,慕潜夫野趣才置身石湖的,他的目的是养病,而他的收获却是意料之外的丰富,他没有刻意去追逐田园,没有赋予田园以特殊的精神内核。所以他的田园才显得异常真实。睡余行药绕江郊”“闲倚筇枝数雀巢”(冬日其一)或者炙背檐前日似烘,暖醺醺后困蒙蒙。”(冬日其二)写的都是他自己的生活,足迹。他脚步所及,便是田园的内容,所以范成大的田园是真实而全面的。他的田园人物有:邻翁、巫媪、醉翁、茜裙青袂(借指青年男女)、童子、童孙、行商、行客、小妇、大耆、桑姑、丁男、家人、老妇、皂吏等;动物有:鸡犬鸭、蛛蚕昆虫、蛙及各种鱼类;植物有:柳桃杏菊、樱桃芙蕖及各类蔬菜;事务有:春耕夏种秋收冬藏,清明、七夕、中秋、重阳、冬至等节日。这些无疑都是田园的真实内容,没有这些,田园只能是一片虚隅。«四时田园杂兴»有以下四个方面的内容:

第一,对田园风光的描绘。诗人这组诗中,有相当一部分生动展示了农村四季的自然景色,“土膏欲动雨频催”,“麦花雪白菜花稀”,“杞菊垂珠滴露红”,“放船闲看雪山晴写出了春夏秋冬的田园风光,表现了诗人对乡村风物的热爱。

第二,对农村风土人情的描写。我们可以看到农村清明的热闹,春社的欢乐,还可看到寒食游山的盛况,巫媪祭社时的场面,以及农民纯朴厚道的情谊。这在春日,夏日,冬日杂兴中都有反映。

 老盆初熟杜茅柴,携向田头祭社来。 巫媪莫嫌滋味薄,旗亭官酒更多灰。(春日其四)

第三,对农村劳动生活的表现,煮茧抽丝,车水浇田,秋时抢收,移秧放鸭,织布等,一年四季的劳动生活在诗人笔下流动,再现了农民的辛苦和勤劳。

  百沸缲汤雪涌波,缲车嘈杂雨鸣蓑。桑姑盆手交相贺,绵茧无多丝茧多。(夏日其四)

第四,对阶级剥削、压迫农民的反映。无力买田聊种水,近来湖面亦收租”,可见南宋统治者的剥削无孔不入,“大耆催税急于飞皂衣旁午下乡来”,把隶役公差的丑恶暴露无遗。诗人能在田园诗中反映官方剥削,民生疾苦,这是以前的田园诗人很少注意到的。范成大因为有这些,方使得他的田园诗是真实的,从而也是理性的。

 

                        诗心老实

    范成大作为诗人,他很老实,他不想在充满泥馥的田园之上建构一个什么样的精神家园,在自然风物与内心世界之间人为的设置一种距离。而陶、王则不同,陶渊明的田园诗里充满了对人世的哀叹,“一生能复几,倏如流电惊”(«饮酒»),他脱离樊笼,置身田园,在自然界的造化之中,寻找亘古不变的道:此中有真意,欲辩已忘言。在他的田园诗里,我们总能看到一只由陶渊明自铸的”,抚慰他寂寞、虚无的心灵,他想在他的田园里撑起一片属于他自己的天空,但人世沧桑,世事难料,又使他那份自赋的闲适旷达显得无力,甚至可笑,他独创的悠然之境,虽然成为后世田园诗人的追求,但他自己享受起来却是那样的吃力。假如说陶渊明还只是酒后看田园有感的话,那王维则更加不老实,他简直是在刻意追求内心的田园世界,一种释氏的僧侣生活,他不是观感田园,而是自由图画。至于柳、元之辈,仅仅抓住田园一隅之地,涂抹其政治主张,似乎超出了田园诗的境限。范成大却没有赋予田园太多太重的精神内容,不象陶渊明,让内心覆盖田园,也没有效仿王维,把内心隐藏起来。他常常被田园的农事所感染,浸润民风,往来田家,能够以善待民,民亦与之相与。因此他的内心并不是十分寂寞、孤独,何况田园不是他逃避樊笼的避难所,而是他的家。他没有必要为了写田园诗而泡上一杯或道或佛的浓茶,自斟自品。如«秋日田园杂兴十二绝»

杞菊垂珠滴露红,雨蛩相应语莎丛。虫丝捐尽黄葵叶,寂历高花侧晚风。(其一)

橘蠹如蚕入化机,枝间垂茧似蓑衣。忽然蜕作多花蝶,翅粉才干便学飞。(其三)

静看檐蛛结网低,无端妨碍小虫飞。蜻蜓倒挂蜂儿窘,催唤山童为解围。(其四)

诗中的物象并非登高所见,也不是田园风景,仅仅局限于天井漏进的阳光地带,庭院,屋檐,蛛网,小虫构建的是一个百年老屋的残壁与没有丝毫活力的废园。陶渊明的田园有自赋的潇洒,王维的田园有释然的野逸,而范成大的田园却是那样的实在,如果不是泥土的光泽,便是他内心的世界,他不想在物象与内心之间保持什么距离,他很老实。当然,他的内心也免不了受到伤春、感怀的侵扰,但他从不掩饰,也不夸张。«四时田园杂兴»,在晚春部分,有几首写他伤春、恋春。在秋日部分,也有几首写其观看檐蛛网虫,但这些没有充斥他的田园,时代的理性精神使释道思想不能主宰他的晚年,至少没有贯入他的田园诗中(之所以这样说,因为他的«石湖词»里倒可以看见),而且因为有了这些伤春感怀的作品,才使他的田园诗更加实在。

 

                     诗风平实

范成大这组田园诗,就诗风而言,是平实的。以往的田园诗 由于蒙上了或沸或道的阴影,诗风也染上了道佛的习气。范成大虽然在思想上受佛道的影响(年青的时候)较多,与江西诗派的不良习气有染,爱用佛典,但是,暮年的他显得格外成熟,诗风平实如话,诗法丰富多采,凡事皆可以入诗,这组田园诗更是如此,首先,诗中的物象是平实的,柳菊、蔬菜、麦田、稻田、桑麻、落日,黄昏等,对于这些,范成大没有赐予太多的人文精神,也没有涂上人的主观色调,物就是物,土生土长的。其次,引农人的话入诗。如巫媪莫嫌滋味薄,旗亭官酒更多灰”(春日其四)系牛莫碍门前路,移系门西碌碡边”(春日其六)不惜两钟输一斛,尚赢糠麸饱儿郎”(冬日其九)长官头脑 冬烘甚,乞汝青钱买酒回”(冬日其十),这些虽然被诗人加工成七言诗句,但是,我们依然感到它们就在耳边回旋。这里头,有农民的戏谑,热情,叹息,无奈,也反映了诗人自己对农民祭社、游春、交租的态度。第三,善于抓住细微情节,随意道出,风味实足。随人黄犬才前去,走到溪边忽自回。把一只通灵的黄犬写得活泼可爱。采采归来儿女笑,杖头高挂小筠笼。把农家的人伦之乐写得真实感人。当然我们不能因为诗风平实就以为他的田园诗不美,范成大置身于单纯恬淡又极富热情的生活中怡养身心,更主要的是在与田家的交往中,获得了许多官场所无法触及的真心,没有名利之争,没有大是大非,有的是自由,有的是诗兴。千倾芙蕖放棹嬉,花深迷路晚忘归。家人暗识船行处,时有惊忙小鸭飞。”(其十)这种诗境,与李清照的«如梦令·溪亭日暮»“争渡,争渡,惊起一滩鸥鹭异曲同工。而夏日的田园中昼出耘田夜绩麻,村庄儿女各当家。童孙未解供耕织,也傍桑阴学种瓜。”(其七)更是令人或笑或叹,回味无穷。范成大老年无趣,常被小孩子斗草”“拦鸭”“学种感染,笔下生花,写出了超越时空的感觉。这首诗既是夏日田园的全景,又有令人会笑的童趣,写得通俗易懂,妙趣横生,自然而然,无半丝痕迹,是这组诗中的上佳之作。

 

                            诗意现实

范成大这组四时田园杂兴是现实的。老范晚年病休石湖,野外即事,辄书一绝。但他并没有成为儒道互补”(早年积极入仕,晚年隐退田园)思想的验证者,隐居石湖时,他没有抛弃为官数十年养成的爱抚民生的习惯,他的田园诗向我们展示的不是陶、王的老路,而是融入了更加滞实的东西,并且大胆地评剌贪官污吏的恶劣行径,尽管言辞有些平和,但这已属不易。因此,我们在看待范成大田园诗中的现实主义精神时,可从两方面进行分析。

首先范成大的现实主义精神在反映民生疾苦方面是十分卖力的。农民”,一年到头,种田、种地、采桑养蚕、种水采菱,正如昼出耘田夜绩麻,村庄儿女各当家所云,男女老少不遗余力;农民”,为了有个好收成,农民们虔诚地遵守田头祭社,吉日种稻,三旬蚕忌,笺诉天公等天意之后,接下来便是苦字当头。披絮移秧、夜晚采归、小妇连宵,头顶烈日戽水抗旱,都反映了农民的劳动是最累的。农民  ”,“短篷风雨宿横塘更从外水种芦根的时候,更值梅天浪紧”,一不小心便可能丧生。至于采菱时,“血指流丹”,瘦得不成人样,让人顿生怜悯之意。农民”,“食者定游手,种者常流涎道出了农民一年四季忙里无闲之后的酬报,这样的结局有谁能够于接受呢?但是天性胆怯的农民没有鼓躁不安,他们的要求不高,因此怨声并不强烈。范成大在诗中也引用了农人的叹息之语,这些算是农人一种奈天几何的反抗吧。范成大虽然是官方的代表,但是,他个人的民生思想使他没有回避田园的这部分内容,相反是实事求是地作了记录。自此,田园诗才不仅有了现实的内容,也具备了现实的精神。理性的光辉亦随之熠熠照人。

    但是,范成大的现实主义精神又有局限性,他在反映民生疾苦之后,还能做什么呢?很显然,他唯一能做的只是盼望丰收,因为,只有这一种期望不触犯当时的最高统治。他可以传达自己对某些官吏的恨,但是这种恨我们不能理解为阶级 ”,它冲其量只是一种道义上的”,是善与恶的的较量。他的情感所致,也只是对农民充满同情、怜悯。不可能再有其它逆上的异薮。在这组田园诗中,“哀民生恨污吏盼丰收三种情感并存,相对来说,“恨污吏的表达方式是引用农民的叹息,或者是讪语。语气委婉,言辞不激。,他对旁午下乡催租的皂吏并没有发表过多的微词,只借用农人的一句讪语:“长官头脑冬烘甚,乞汝青钱买酒回作罢。范老刚刚脱离官场,还不适应站在官方的反面,因此,他的这种姿态可以理解,尽管后来他借诗论事,言辞颇为直露,至少淳熙十三年的他还有点保守。这一年,他更多的是被盼望已久的田园引发出许多善良的喟叹,重头则放在哀民生盼丰收之上,他甚至还积极参与一些祈盼丰收的活动。如日斜扶得醉翁归”“笺诉天公休掠剩”,当然,他还十分关注天气、雨水情况,今年不欠秧田水,新涨看看拍小桥”“薄暮蛙声连晓闹,今年田稻十分秋”“甲子无云万事宜,由于他把希望寄托在丰收上,所以,有时候他那种现实主义精神表现得并不坚决,一贯,很容易满足。当农民可以饼炉饭甑无饥色,接到西风熟稻天”“今年幸甚蚕桑熟,留得黄丝织夏衣或者不惜两钟输一斛,赢得糠麸饱儿郎的时候,范成大也就满意了。怪不得,范成大尝过拔雪挑来踏地菘之后,发出朱门肉食无风味,只作寻常菜把供”(其七)的感慨。除夕临近,家家户户喜气洋洋(尽管程度不一),更使范老田园乐的欣然之叹不可收拾。发出了廛居何似山居乐”(其九)的感喟。当然,对于他的山居乐”,我们不能把它与农民的知足长乐等同,因为农民属于田园,是田园的主体,而范成大只是田园的一位忠实观众,他的乐是被感染的,隶属于他的内心,有时候,也难以飘出泥土的气息,譬如:

 放船闲看雪山晴,风定奇寒晚更凝。坐听一篱珠玉碎,不知湖面已成冰。(其六)

 探梅公子款柴门,枝北枝南总未春。忽见小桃红似锦,却疑侬是武陵人。(其十一)

不难看出,“放船闲看雪山晴的诗境显然不沾泥带土,探梅公子之流也不可能满身泥馥,见了桃花,便思武陵。范成大知道自己在隐居,不是躬耕,他可以与百姓同乐”,也可以置身田园与内心之间悠然自乐”,因此,他的山居乐是多面的,复杂的,我们对他的田园诗的评价,不能只是拈出带有泥土和血汗气息的那部分大加赞词,而对其固守内心的那部分却视为遗憾和不足。我们只能说范成大作为田园诗人,对前代田园诗做出了超越性的贡献,同样也继承了前代的传统(其中就有不足),因为他自身的局限,无法超越。因此我们在理解范成大这组田园诗中的现实主义精神时,不能夸大其辞。

 

附参考书目:

《范石湖集》(下)上海古籍出版社81年版

《范成大诗选注》上海古籍出版社89年版 高海夫注    

《宋诗》 房开江  上海古籍出版社

《宋诗选注》钱钟书   人民文学出版社

《石湖词校注》黄畬   齐鲁书社

《中国文学史)一、三册 人民文学出版社

《中国古代节日风俗》韩养民 郭兴文   陕西人民出版社







个人观点,欢迎斧正
zjchen@shenzhong.net